矿物本草花蕊石

矿物本草:花蕊石

花蕊石,入药以“花乳石”为名始见于年宋代掌禹锡先生奉诏主编的《嘉祐本草》。是书亡佚,尚志钧先生辑复本刊印本考究甚详,书载“主金疮止血,又疗产妇血晕,恶血。出陕、华诸郡。色正黄,形之大小方圆无定。欲服者,当以大火烧之。金疮止血,正尔刮末傅之即合,仍不作脓溃。或名花蕊石。”同时期,与掌禹锡为同事的苏颂先生在《本草图经》中也有记载,说“花乳石,出陕州阌乡县。体至坚重,色如硫黄,形块有极大者,人用琢器。古方未有用者,近世以合硫黄同煅,研末敷金疮,其效如神。又人仓猝中金刃,不及煅合,但刮石上取细末敷之,亦效。采无时。”掌、苏两位老前辈所记载的花蕊石均以止血为用,而且花蕊石入药均为煅后入药使用,非生品。花蕊石的正品为含蛇纹石多少不等的大理岩,其中黄色的花斑及花纹即是蛇纹石,晶莹的小白点为方解石,主含成分为碳酸钙(CaCO3)。花蕊石经煅后,易于粉碎,且煅制后Ca溶出量增高,钙离子浓度显著增大,钙能减低毛细血管的通过性,可有效防止血浆渗出、促进血液凝固的作用。这与古人所认识的花蕊石经炮制后增强其止血作用是完全吻合一致的,既然如此,花蕊石俨然属于收敛止血剂了。

花蕊石的实践应用,以年宋时《和剂局方》及年元代葛可久《十药神书》两书分别记载的花蕊石散较为著名。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也有所记载,时珍老师说:“葛可久治吐血出升斗,有花蕊石散;《和剂局方》治诸血及损伤金疮胎产,有花蕊石散,皆云能化血为水。则此石之功,盖非寻常草木之比也。”先生的褒赞溢然而出,在时珍先生来看,花蕊石的止血之功诚“非寻常草木之比”。现代应用花蕊石已然少见,偶有报道将其用于支扩、肺结核的咯血、胃及十二指肠等上消化道出血、妇科崩漏等均有很好的疗效。民国时期,长于参悟本草的锡纯张大大曾谓“世医多谓三七为强止吐衄之药,不可轻用,非也。盖三七与花蕊石,同为止血之圣药,又同为化血之圣药,且又化瘀血而不伤新血……血余,其化瘀血之力不如花蕊石、三七,而补血之功则过之,以其原为人身之血所生,而能自还原化,且煅之为炭,而又有止血之力也。”现在也有实验研究讲花蕊石止血效果明显好于化学试剂碳酸钙,故又认为花蕊石止血效果与碳酸钙含量多少无关。由此观之,花蕊石的止血机制确实还是一个不解之谜。如是我读,一味花蕊石,天然多神奇,谁解其中妙?引无数折腰。

学神农掌本草为健康谋福祉

VX:beijing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huaruishia.com/hsxw/5419.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