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你解ldquo痒rdquo

今天学习十大类“痒”的特色治疗用药。

瘙痒是一种常见的自觉症状,剧烈瘙痒,可以影响健康和工作学习。

笔者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结合临床实践,对于瘙痒各证的用药,略陈管见。

01风痒:祛风止痒

方书云:“诸疮宜散”,药用杭菊花、防风、羌活、苍耳子。

偏于热,加丹皮、牛蒡子、浮萍、连翘、薄荷、绿豆衣、蚕砂;偏于寒,加麻黄、桂枝、独活、白芷、细辛、辛夷、威灵仙等。

杭菊花性味清凉,善解头目风热,热除则痒止;

防风气味俱薄,性浮达表,《本经》主“大风”冠于句首,说其治风必不可少;羌活治游风,主表,甄权赞其能治“多痒”;

苍耳子疏散宣通,上达巅顶,下走足膝,内通骨髓,外透皮肤,故历代医家认为本品是治疗遍身瘙痒的要药。

偏于热加辛凉之品,如浮萍、薄荷、牛蒡子等,皆能入肺达表皮,散风止痒;酌加清热凉血的丹皮、生地、连翘、绿豆衣通瘀清心,以断风热内炽的后路,更助祛邪止痒之功;蚕砂祛风清热,主治风热瘙痒,若配合蝉衣同用,功效更捷。

偏于寒加辛温之品,如麻黄、桂枝、细辛、独活、威灵仙等。

其中麻桂相配,发汗散寒以止痒;细辛辛温,入肺、肾两经,善祛表皮内风湿淫痒,因而,凡属某些风寒沉冷之痒,用之颇效;

辛夷既是治疗鼻渊专药,又是治疗头面瘙痒的佳品;威灵仙性急善走,可导可宣,是治疗风寒夹湿所致瘙痒的常用之品,不论内服、外洗均有显效。

02湿痒:理湿止痒

徐之才说:“燥可去湿”。用于治疗皮肤瘙痒不外乎芳香化湿、辛温散湿和淡渗利湿三类。药用藿香、佩兰、苡仁、苍术、地肤子。

兼有热者选用茵陈、滑石、白鲜皮、萹蓄、金钱草、豨莶草、汉防己、土茯苓;兼有寒者选用萆薢、槟榔、路路通、海桐皮。

藿、佩芳香化浊,湿热郁蒸作痒,恃为要药;苡仁上清肺热,下理脾湿,凡湿热流窜肤腠作痒,皆可理之;

苍术芳香力雄,外解风寒,内化湿浊;地肤子清热化湿,主要用于皮肤湿疮,周身瘙痒,内服、外洗皆有良效。

兼有热邪选加白鲜皮、萹蓄、金钱草、土茯苓、汉防己、滑石等性味苦寒,清热利湿之品,对下肢湿痒尤为相宜。

茵陈既是治疗黄疸专药,又是治疗热重于湿之瘙痒不可多得的要药;滑石内服清热渗湿,外扑润肤止痒。

兼有寒邪选用萆薢、槟榔、路路通、海桐皮等,皆能主治寒湿性瘙痒,取其祛风化湿,通络止痒之功。

至于收湿止痒的外用药,有炉甘石、孩儿茶、白螺壳、花蕊石、煅石膏、枯矾等,均为临床习用,兹不赘述。

03虫痒:杀虫止痒

杀虫止痒分内服与外用两大类。

内服驱虫、杀虫仅用于肠道寄生虫蛔虫、绦虫等,常用药有使君子、槟榔、雷丸、榧子、芜荑、南瓜子。

外用杀虫止痒药颇多,如蛇床子、雄黄、川槿皮、藜芦、轻粉、枯矾、硫磺、大枫子、芦荟、蟾酥、蜈蚣、斑蝥等。

为了充分发挥其杀虫止痒作用,必须选择恰当的剂型。

04热痒:清热止痒

主要指邪在气、营之间。外透,则邪易走表,痒感更重;内凉,则引邪入里,或留滞不去,痒亦难除,惟用清法较为合适。

药用生石膏、知母、寒水石、玄参、黄芩、黄连、犀角、龙胆草、连翘。

热重化毒,则加山栀、野菊花、蒲公英、银花、地丁;热夹湿毒,则加黄柏、车前子、萆薢、海金沙、金钱草;热而夹风,则加青蒿、蝉衣、木贼草、青葙子、桑叶等。

不过,在具体应用中要注意各自的异同。

大凡偏清心热,用水牛角、黄连、连翘;偏肝热,用龙胆草;偏清肺热,用黄芩;偏清胃热,用生石膏、寒水石;偏清肾热,用知母、玄参。

对于性味苦寒较重的黄连、龙胆草、山栀之类,一要用量轻,惟恐戕伤生发之气;二要炒用,以减轻苦寒之性,并要顾及病人嫌苦,难以下喉之虑。

05燥痒:润燥止痒

燥痒虽有内伤阴血、外受燥邪所袭之殊,但润燥止痒的根蒂乃在肝、肾两脏。

常用何首乌、天门冬、麦门冬、山药、沙苑子、枸杞子、干地黄、百合、合欢皮、钩藤、龙眼肉、东阿胶、小胡麻、白芍、地骨皮、夜交藤等。

据笔者体会,润燥止痒中,山药、合欢皮、东阿胶三药更应多加探索。

山药,诸书皆云补脾胃的佳品,惟《别录》谓上主治“头面游风”,《本草纲目》也说“润皮毛”。可见,山药确是润燥止痒的上品。

合欢皮(花)解郁,活血止痒,对妇人燥痒多验。

东阿胶为补血养阴要药,对男女阴血耗伤所致瘙痒尤为适合。

06毒痒:解毒止痒

金石药品,性味温烈,长期内服必致阴灼液耗,药用绿豆粉、生甘草、杏仁、胡黄连、大青叶、蒲公英、土茯苓等。

其中土茯苓善解汞粉银朱之毒;大青叶能解金石药毒;杏仁制锡毒;绿豆粉、生甘草相伍,既解毒,又护心。

偏于热毒,用银花、漏芦、地丁、蜀羊泉、蚤休;偏于疫毒,用人中黄、紫草、板蓝根、马齿苋等。

07食痒:消食止痒

暴食鱼、虾、蟹等动风发物,胃难磨腐,酿致食毒发痒。

常用药有蒲公英、苏叶、胡黄连、神曲、广木香、山楂、乌药、谷芽、麦芽、鸡内金、生大黄、陈皮等。

其中苏叶、陈皮偏于解鱼腥之毒;神曲、木香、蒲公英、乌药通解食毒;山楂、内金偏消肉积;二芽和中消食。

食消毒解,皮肤发痒也就随之消除。

此外,《从新本草》说:胡黄连“解吃烟毒”。据此,用于某些中烟草之毒所致皮肤瘙痒,效验亦良。

08瘀痒:化瘀止痒

气滞血瘀,凝聚结块,使之经气不畅而痒。

瘀而兼热,用生地、蒲黄、丹皮、紫葳、甲珠、桃仁、大蓟、茜草、地榆、丹参、赤芍、郁金、山茶花、益母草、败酱草;

瘀而兼湿,用马鞭草、路路通、花蕊石;

瘀而兼寒,用三七、当归、乳香、泽兰、川芎、石菖蒲、皂刺、王不留行、刘寄奴、苏木、血竭等。

益母草,《本经》谓其“主瘾疹”,凡瘙痒与血瘀兼热,或月经不调而致的,本品确为良药。

乳香,《别录》谓其主“瘾疹痒毒”,笔者曾试用于瘀滞结节性痒疹,水煎内服,或临用研末掺在普遍膏药中心,外贴患处,2~3天换一次,常有散结止痒之效;若配皂刺、甲珠,功效更速。

09酒痒:醒酒止痒

李东垣说:“酒大热有毒,无形之物也”。饮之或过量饮后,湿热之毒,积于肠胃。

解酒之毒,一是从肌肉而解,如用白豆蔻、香橼皮、砂仁、葛花、枳椇子、西河柳、丁香、肉豆蔻、白扁豆、高良姜、煨草、桑椹子、山楂等;

二是利小便,如泽泻、猪苓、茯苓等以上下分消其湿气。

其中枳椇子最能解酒热之毒,凡由酒毒而致痒,历代医家无不视为要药。

10虚痒:补虚止痒

方书谓:“诸痛为实,诸痒为虚”,因虚致痒并不少见。用补虚以止痒,要分清阴、阳、气、血虚的不同而施治,较为贴切。

偏于阴虚,用石斛、天门冬、麦门冬、沙参、鸡子黄、干地黄。沙参甘淡而寒,专补肺气,清肺火,故对阴虚内热所致身痒最宜。

偏于阳虚,用紫石英、黑附块、肉桂、补骨脂、山萸肉、沉香、巴戟天、淫羊藿、仙茅、沉香、炒杜仲性沉而降,善治男女下阴湿痒。

淫羊藿、山萸肉、仙茅强阳益气,凡真阳不足的老年性皮肤瘙痒症,功效颇良。

偏于气虚,用黄芪、山药、白术、党参、冬虫夏草、甘草、人参。

参,芪、草三味同用虽为退虚热的圣药,更是治中气不足之人瘙痒的佳品。

偏于血虚,用熟地黄、阿胶、桑椹子、何首乌等。首乌不寒不燥,为滋补良药,功在地黄、天冬之上,故凡血虚发痒皆可用之。

此外,历代本草记载虫类药、鳞介类药,如蜈蚣、全蝎、僵蚕、羚羊角、蜂房、乌梢蛇、白花蛇、玳瑁、龟板、鳖甲,水蛭等,皆为清热解毒、熄风止痒之品。

特别是对风毒顽痒,用之恰当,效如桴鼓,并为临床所证实。

不过,亦有部分患者服后,痒感不但不止,反有加重的现象。

因此,笔者在临床应用上述诸药时,往往要询问三点:一问平素吃鱼虾、鸡鸭之类食品,皮肤有无反应;二问以往是否用过虫类,或鳞介类药,效果如何;三问初诊小剂量用后,痒感是减轻还是加重。

总之,尽量做到药贵在精,药贵对症是十分要紧的。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huaruishia.com/hsxw/5408.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热点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